之一章:相遇。

  “真漂亮”,黄洋在心里赞了一句,“会把花朵插在头上的女生很少见了”,
他随即这样想着。黄洋并不知道这是他第二次在校门口遇见周晓莉了,在他们擦
肩而过的时候,他闻到了一股喜人的清香,淡淡的。

  “挺斯文的”,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周晓莉瞧见了迎面而来的黄洋,她也不知
道曾经遇见过这个带着眼镜的男生。在与黄洋擦肩而过的时候,周晓莉闻到了一
股新鲜而熟悉的香烟味道,淡淡的。

  且说周晓莉头上的花朵,那是茉莉花,是她自己种出来的,住在3栋靠北边
的某些喜欢往窗外看的同学也许会发现,对面宿舍的某个阳台上摆放着一盆茉莉
花,那是周晓莉的。

  周晓莉的宿舍,一台显示器在亮着,它的桌面上显现着一个时间属性对话框,
忽然,荧幕闪了闪,只见蓝色的背景上呈现着几个白色的字“windows正在关机……”

  明亮的阳台上,周晓莉正伸手摘花,一不小心,她的中指用力地戳了一下花
盆。

  被吓了一大跳,周晓莉能感受到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,噗通噗通的。

    一盆茉莉花正急速地从宿舍楼六楼的阳台上往楼下掉落——

  教学楼107室,鸦雀无声,周晓莉正对着面前的马哲考卷发愁,她发现班
上的很多同学都在大胆地作弊,而监考老师居然熟视无睹。

  那盆茉莉花正飞速地掉落,经过宿舍楼五楼的阳台外侧——

  周晓莉的宿舍,周晓莉正对着电脑发呆,她从校园网的学生成绩查询系统得
知:才大二的她居然已经有3门课程要重修了。

  还是那盘茉莉花,还是在飞速地掉落,经过宿舍楼四楼的阳台外侧——

  篮球场旁的校道上,周茉莉正在慢步走向宿舍,前面的那几个男生在讨论着
明天的考试要如何作弊,一片青黄的芒果叶飘落,打掉了她嘴角上的轻蔑,留下
一丝痒痛。

  那茉莉花还在急速地掉落,经过宿舍楼三楼的阳台外侧——

  图书馆大楼的背后,周晓莉在跟她爸爸聊 *** 。)

  “听说大学考试不及格要重修,要交重修费,你没有考试不及格吧?x”没
有,你寄给我的伙食费我收到了,400对吧?“

  其实周晓莉已经有5门课程要重修了,重修费500×3+400×2=2
300,她不敢也不打算告诉爸爸自己的情况,她很害怕爸爸的高血压病会因此
而受到影响。

  那盆茉莉花在急速冲向地面,经过宿舍楼二楼的阳台外侧——,

  小商店旁的草地上,周晓莉和她的舍友肖薇在坐着聊天。

  “小莉,你已经一个学期没有去上课了,也不去考试,你打算就一直呆在宿
舍里呀?

  “我想着开始找工作了,反正我的情况是毕不了业的,要重修的课程太多了。”

  “那你打算一直瞒着家人吗?”

  “我不能告诉家人,我爸有高血压,今年春天的时候,我爸跟我妈三十年以
来之一次吵架了,老爸气愤得眼睛都流血了,还一直捂着胸,心一定很痛,我怕
他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后会被我气死了。”

  那盆茉莉花已经掉到宿舍楼一楼的阳台外侧,眼看就要掉到地上了。

  “晓莉,有人找你”,舍友肖薇在喊她。

  周晓莉忽然回过神来,看到那盆茉莉花稳稳当当的摆在面前的阳台上,原来
是虚惊一场。

  拿过肖薇递过来的手机,周晓莉马上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喂?

  “嗯,好”。

  说完,周晓莉就准备出门了,不久后,她出现在校门口……。

  第二章:酒后。

  广州越秀区朱紫寮47号505房,一厅两室,其中一个房间的门虚掩着,
透过门缝,只见坐在床边的周晓莉正和一个俊俏的男人缠绵地拥吻着。一双手,
当然是那个男人的,在放肆地抚摸着周晓莉,发际耳朵,酥胸纤腰,小臀大腿…
…,忽然,他将周晓莉狠狠的推倒在床,接着,一声惊呼,一声娇喘,一声关门
声,几乎在一瞬间发生了。隔着门,只听见周晓莉在难以压抑地 *** 着,那么一
发不可收拾,那么一阵又一阵,那么不知疲倦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只飞累了的小鸟停落在玻璃窗上,瞧见了枕躺在那个男人
的大腿上的周晓莉。

  “Jack,我们不应该再这样了”,周晓莉对正抽着香烟的男人说,“你
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”。

  “Lily,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sex?" Jack 不答反问。

  “Sex? It's just wet。”

  “Wet?什么意思?”

  Jack是美国人,2000年的秋天就来到广州居住了,不但会说一口流
利的普通话,还会说一些常用的广州话。虽然周晓莉能用英语跟 J ack 交流,
但他们习惯了用普通话去交谈,偶尔才会穿插几句英语和粤语。

  周晓莉懒洋洋的坐了起来,深情地看着身后的Jack,忽然,她出其不意
地把 Jack 叼着的香烟夺了过来,吸了一口,吐出的是一声叹息,而眼前的烟
雾变得越来越模糊了……。

  烟雾萦绕,红光昏暗,人声嘈杂,音乐震耳——广州 baby face 酒吧
东宫。从人头晃动的舞池里走出来的周晓莉显然是累了,在 J ack 身边坐下后
一边喘着气一边笑着说:“好累啊”,“口渴了吧,为你准备了啤酒”,Jack
把放在四方吧台上的一杯啤酒推到她面前,周晓莉想都没想就拿起杯子,咕噜
咕噜地喝了几大口。“你不怕我在啤酒里边放了K粉吗” J ack 笑着说,“你
怎么这么单纯,之一次见我就这么信任我了?”。

  周晓莉和Jack的之一次见面发生在2006年10月14日的晚上,而
在那晚之前,他们已经网恋了一年多了,难怪周晓莉会那么信任他。那杯啤酒的
确没有放K粉,然而,周晓莉到现在还不知道那杯酒里边其实是放了 J ack 从
凉茶店买来的 CUI 情药粉的。

  baby face 酒吧门外不远处,珠江岸边,周晓莉正依着护栏站着,她
眼前的珠江被两岸灯火映得分外美丽,一阵阵的凉风吹来,吹欢了她那清爽的连
衣裙。身边的 J ack 突然说:“Lily,我想吻你,可以吗”,“嗯,可以”。
轻柔地,J ack 的唇压在她的唇上,周晓莉只感到她的嘴唇舒服极了,当 Jack
开始用湿润的舌尖去舔她的上下唇的时候,她的舌下不断地涌出甜甜的唾液,
慌张的她时不时的咽吞着自己的口水,直到 J ack 的舌头伸至她的舌下……。

  那是周晓莉的初吻,在那天晚上,她彻底地爱上了 J ack。

  朱紫寮47号505房,客厅,两间房的门都紧闭着。

  “很痛吗”,是 J ack 的声音。

  “不是,你继续”,周晓莉柔声地说。

  那一夜,是周晓莉的初夜,那一夜,她从自己身上发现了更多的舒服极了。
打那以后,周晓莉变得越来越喜欢跟 J ack  *** ,变得很“ *** ”,她甚至与
J ack 在广州的天河公园、越秀公园和白云山……。。

  有一天,J ack 很“诚实”地告诉周晓莉在去珠海出差的时候他去聚龙酒
店“风流”了,就如他告诉周晓莉那杯啤酒没有放K粉般“诚实”,他恳求周晓
莉能原谅他并发誓以后再也不碰其他女人了。最终,周晓莉还是原谅了她还爱着
的 J ack,只是她的“ *** ”就大不如从前了。

  2007年2月14日,J ack 要跟周晓莉分手:“跟我在一起对你没有
好处,你好好的专心读书吧,我已经不爱你了,我一直都只是在玩弄你而已,…
…”,“我就喜欢被你玩弄!”周晓莉哭喊着打断 J ack 的话。呆了一阵,J ack
还是坚持要分手:“你别这样,我们分手吧”,“啊——”周晓莉撕心裂
肺地叫了一声,眼泪不断都从她的大眼睛里涌出,滴落在地。一片雪白的茉莉花
瓣悄然的从周晓莉的头上飘落,落在那个湿成一片。

  XX师范大学,周晓莉的宿舍,她在写日记。

        “2007年5月20日星期日雨一直下

  跟jack分手已经3个月了,我很想念他,以前想他会觉得甜蜜,现在觉
得很难受。他叫我好好的专心读书,可是我做不到,我不想对着书本,更不想考
试,看着身边的同学在准备照毕业相片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我不知道该怎么
办,我的心很乱。“

  2007年10年14日,那是一个晴天,阳光明媚,周晓莉在校门口遇到
了黄洋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章夜不归宿

  2006年10月13日,XX师范大学,xx男生宿舍,六台显示器都亮
着,六个人都坐在显示器前,其中的四个人在玩着DOTA,还有一个在CSD
N。NET浏览着帖子,而黄洋在系着鞋带,他正准备外出。

  “快要11点半了,你还要出去呀”,其中一个舍友问已经走到宿舍门口的
黄洋。

  “嗯,今晚不回来睡了,门不要反锁”,说完黄洋就走了,身后响起了“
Firstblood”的发音。

  广州某 *** 中心的一间房间里,一张大床上躺着两个 *** 裸的人,一个是桑
拿 *** ,一个是还戴着眼镜的黄洋。

  “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有甚么心事,跟女朋友分手了?”

  “没有呀”。

  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?”

  “不是,你这么漂亮,是男人都喜欢啦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对着我没‘反应’呢?”

  “我觉得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应该被我亵渎了。”

  “嘻嘻,你不是来亵渎我的吗?”

  “其实,你们 *** ,对不起…。”“没关系,我们听习惯了”

  “其实你们也可以很高尚,你们也可以做一个好人,无论在甚么样的工作岗
位上都有坏人与好人,为人民服务的‘ *** 官’是一种高尚的职位了吧,可是也
有贪官污吏,医生有坏医生,老师有坏老师,学生有坏学生,你其实可以让自己
高尚的,做 *** 其实也可以做一个好 *** 的,也可以做一个高尚的 *** 的。”

  “谢谢你,你叫甚么名字,能留个手机号码给我吗”;“137xxxxx
xxx。”

  XX师范大学的校大门,看起来很困倦的黄洋正路过保安室,他往里边的挂
钟看了看,6点55分。走在清晨的校道上,黄洋看到两个早起的女生在低头看
书,还有一个男生迎面跑来。当黄洋经过西区宿舍楼的时候,发现有保安和警察
在那里,后来他上学校论坛才知道有女生跳楼了。- 那天晚上,响起雷,下起雨,
有人说是上天在为那个女生生悲落泪。

  黄洋的宿舍,大伙都在讨论跳楼事件,而独立阳台的黄洋正仰望着乌云密布
的夜空,低头看向楼下,只见一条条的雨线在路灯散发出的橙黄色的光亮中晃动
着,他想起了昨晚那个 *** 女,为什么有些人愿意出卖身体感情也要活下去,而
有些人却选择了与世长辞?

  “X- X- X- X- X- X- X- X”,心情烦闷的黄洋在拨打 *** 。

  “喂,请问你找谁?”一个很温柔的声音。)

  “丽娜在吗?”

  “在,你等一下”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等待中。

  “喂?”丽娜的声音。

  “是我,我想要你了,我在你的楼下等你”

  “你……。”不等丽娜说完 *** 就被挂断了。

  丽娜是黄洋的女朋友,他们在一起差不多两年了,以前舍友时不时对黄洋说
丽娜那么丑你也“啃得落”呀,现在没人敢这样说了,2006年5月17日的
中午,黄洋狠狠地揍了一顿那个在他面前猛说丽娜如何如何丑的舍友,打那以后,
舍友们再也没有在黄洋面前评论过丽娜的样貌了。然而,在黄洋心底里他也会常
常问自己“我真的爱丽娜吗,怎么我有时也觉得她长得有点丑?”

  广州天河区岗顶的一个宾馆房间里,一个面色红润的女孩正枕躺在黄洋的臂
弯里,她就是丽娜。

  “刚才接 *** 的那个人是谁,她的声音很柔哦”

  “她呀,是芳芳,经常带男朋友回来过夜的,实在太过分了,就不能像我们
这样出来开房吗?”

  “今天我们学校有人跳楼了你知道吗?”。

  “知道,西区宿舍楼的一个外语系的女生,好像是因为重修的课程太多了,
昨天刚好是黑色星期五……。”

  抱着丽娜软绵绵暖烘烘的身体,黄洋觉得很舒服,很自然,每每这样的时候
他都想一辈子都抱着这个女人,然而他当见到漂亮的女生的时候,黄洋又希望他
的女朋友也是很漂亮的,他甚至因为觉得丽娜不够漂亮而生出过分手的念头。

  其实,应该想分手的是丽娜,因为黄洋瞒着她夜不归宿很多次了,每次出去
都是去找别的女人,试问有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男朋友去跟不同的女人上床?

  床,一张挂着布帘的床,漆黑中可以听得见芳芳在小声哭泣,她因为留宿男
朋友而受到处分了——留校察看,整个宿舍都显得特别的安静,丽娜想起黄洋也
受过留校察看处分,就是那次他打了舍友而被处分的。

  2007年10月14日,黄洋的宿舍,阳台,叼着一支烟的黄洋在考虑着
要不要跟丽娜提出分手,抛开样貌不说,他觉得丽娜甚么都好,然而他的内心欲
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是漂亮的,其实有时他也觉得丽娜挺漂亮的,特别是跟
她睡在一起的时候,但他严格审视一番后,丽娜显然是不够漂亮的。外貌真的那
么重要吗?也许,我并不真的爱她,爱一个人怎么会觉得她不漂亮呢?……。

  思绪纷乱的黄洋决定要出去散散步,在经过校门口的时候遇见了周晓莉。

              第四章新年伊始

  2008年1月1日,新的一年来了,悄悄的来了。

  深圳市燕南名庭大厦A座2202室,PCC SOURCING公司,“您
好,PCC……。”,周晓莉在接听 *** ,她是在去年12月初找到这份工作的,
职责主要是接听 *** 和陪外国客户去采购。元旦这天她都不能放假,但是有3倍
的日工资。有一次陪一个客户去买一种挂钩,周晓莉问那个客户:

“Steven, how many hookers do you want to get?",当时 Steven 就笑着纠正了她
的这句口语。

  深圳福田莲花一村16栋306房,一厅一室,房间里的周晓薇在书桌前写
着日记。

          “2008年1月8日星期二小雨

  今天上班很累,陪客户走了很多个地方。现在偶尔还是会想念 J ack,只
是没有心痛难受也没有甜蜜了。

  2008年1月12日下午XX师范大学,图书馆大楼背后,黄洋正牵着丽
娜的手散步,他脖子上围着的新织围巾很暖和,就如丽娜的手般暖和,前边不远
处飞来了一群小鸟,它们的小嘴在地上啄来啄去,不知道在找甚么吃,当黄洋和
丽娜靠得太近了,那群小鸟就散飞开去,待他们走远了,它们又飞回那里继续啄
食……。

  “我头上的花好看吗?”丽娜突然站到黄洋的面前问她,黄洋才发现丽娜的
头上插着一朵茉莉花,他轻轻地把丽娜拥入怀里,发现近在眼下的茉莉花很白,
很白。

1308.jpg